20.bodychain不如t难缠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八点,闹钟把郁笛唤醒,他勉强摸到床边上的眼镜,睁开眼感觉头痛欲裂。昨晚和乌尔兹克抓着那团轮廓审了大半个晚上,处理完已经是早晨六点。清晨的鸟鸣声无比清脆,反而让郁笛的头更痛。

他起来接了杯温水喝,感觉一走动太阳穴针扎似的疼,乌尔兹克正蜷成一团在猫窝睡得踏实,郁笛瞥了一眼,心中有一瞬间感觉不爽——当猫确实比人轻松不少。

不过比起熬夜的头疼,更让郁笛头疼的大概是今天要穿的这个东西。

昨天景怡然那种表情,就差把“上班备受打击”这六个字写在脸上了,如果是其他下属,大概郁笛会不屑一顾,但景怡然不行——一方面,她与自己同为神族,郁笛看她多少有些对年轻神族的关照;另一方面,郁笛也确确实实明白,在之前长久保持着处子身唯独到景怡然这里就破例,并不是意外。

他真是一个……肮脏又会算计的神……

男人叹了一口气,揉揉自己发痛的太阳穴,感觉最近神族的打分略微严苛了些,生与死在他身体里冲突,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疾病来——郁笛当然是不能去看普通医生,要是普通医生,光是看他身体里各种各样的毛病,都要把郁笛喷个狗血淋头。

他叹出今天的第二口气,打开那个花朵一样的盒子,小心捏起来细细的链条。在深蓝的天鹅绒幕布映衬下,碎钻与金银闪闪发光,就像是天上的星辰……或者,最高神的谜语。

郁笛把那几根金属链条捏起来,他倒是会用,只是觉得景怡然确实是有些不同于其他人的心性在里面。

闹钟又响了第二遍,按道理这才是郁笛正常起床的点,早起不过是为了这难缠的链子罢了。

他看了一眼图示,伸手脱下了自己的睡衣,连带内裤都一并褪下。郁笛习惯了冥界的湿冷,但冰凉的链子接触到身体时他还是打了个哆嗦。

系在脖颈上的bodycha长长的,绕着他的脖颈,亲吻男人的喉结,又垂坠在两乳之间。

还有一根,是要从胯下穿过。

冥神在房间里确认乌尔兹克不会突然醒来,才抬起脚,把链条从自己两腿之间穿过去,然后向上提,在某个地方绕过一圈。郁笛扭身去系上搭扣,他的腰窝在灯光下显得额外诱人,想让人把手按在那里,抓住了做出些神界常有的行为。他还在神界时,神族不管男女,都有觊觎他身体的,不过想是一方面,被冥神周身缠绕的亡气搞得不敢靠近,又是另一回事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小怪物被哄上垒记 NP女将军和她的夫郎们 斯兰帝国: 云之卿卿(np家奴文SM) [ABO]危险关系 爱.上.乡下来的那个他 【快穿】名器美人nph 红到深处烬成灰(系统穿越民国) 后巷 落魄后我被死敌吃干抹净 爱死在昨天 不小心契约了三个老攻 甜饼制造机 绅士法则 吃软饭的攻 疯狂的泰戈尔 清冷校草被劲敌舔批上瘾 炮灰师弟被迫成为万人迷 万人迷师尊死遁以后 姝色倾东宫 二师兄决定放弃治疗